您的位置: 东莞康泰旅游 > 考研

野生派女子春夏:拥有无数黑历史的她凭啥逆袭!

2019-11-15来源:东莞康泰旅游

前两天,有两个名字就被挂在了热搜上。

#春夏 金大川#。

有路人说偶遇他们俩人在火锅店接吻,疑似恋情曝光。

紧接着,网友们纷纷变身福尔摩斯,什么情侣手机壳,秀场同框照(其实是12个人的大合照)全被扒出来了。


那个曾经在访谈中毫不避讳说想谈恋爱的她终于有归属了吗?

先不管这恋情的真实性,光是春夏这个名字的出现就足够吸晴。

春夏的原名叫李俊杰。

这是个非常男孩子气的名字,大概母亲给她起名字的时候是希望她俊俏又杰出,又或许是希望她“识时务”。

后来,入圈以后的她给自己起了个艺名,春夏。

至于为何要给自己起名叫春夏,何炅曾经问过她:

“你叫春夏,是因为你的性格很春夏吗?”

春夏摇了摇头,

“我其实是一个特别秋冬的人。”

也许就是太过于秋冬,才急需一个温暖至极又与之互补的名字。

很多人认识她大概是在一夜之间——

2016年第三十五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颁奖晚会上。

那年的“最佳女主角”的角逐异常激烈,汤唯、林嘉欣、张艾嘉、杨千嬅,哪个不是老戏骨?在这些演技派中间还夹着一个从未听过的名字,春夏。

当时大家并没有在意她,直到颁奖嘉宾刘青云念出名字的那一刻。

观众懵了,她也懵了。


直到王家卫的御用摄影师杜可风,激动的站起来带着大家鼓掌时,台下才仿佛回过神来,边鼓掌边重新打量这个小姑娘,一位90后影后。


她不好意思的走上台,撩撩头发,吐了吐舌头,这是一个独属于年仅24岁女孩的害羞,在致谢了无数人后,她说,“我是一个透明的玻璃杯,角色是什么样的,我才会是什么样”“感谢香港电影,让我有饭吃,有梦做”。

让她站在领奖台上的,是她第一部主演的电影《踏雪寻梅》,这部电影也成为了香港金像奖首部坐拥五座表演类奖项的电影。

为了演出王佳梅无助的孤独感,春夏去看望已长眠于地下的角色原型王嘉梅,让王嘉梅住进自己的身体,那段时间,俩人合二为一。

而春夏之所以能演好这个性格如此复杂又充满着强烈悲剧性色彩的人物,跟她不幸的原生家庭有着很大的关系。

在命若浮萍的王佳梅走向一个极端时,还好春夏懂得如何救赎自己。

这些黑暗的往事来源于流传于网上的一封信。

前几年,春夏为了争取《左耳》中黎吧啦这个角色,给饶雪漫写了一封自荐信,后来,饶雪漫把这封信爆出,我们才了解到春夏悲惨的童年。

出生于昆明的她,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中。

小时候她以为自己是没有爸爸的,因为没有爸爸,她被院子里的孩子孤立、欺负,直到妈妈哭着告诉她,“你是有爸爸的,只不过死在了牢中,在死之前,他就有了新的家庭”。

从小缺乏父爱的她,只能通过其他人来感受爱。

很奇怪,春夏的家里,所有女人都离过婚。

心理的落差加上亲情的匮乏,春夏的确染上了很多坏毛病。



她做过服装导购,做过前台,做过文案策划,但一直一事无成,没有赚到钱也没有让生活变得更好一点。

直到19岁的她,被后来的经纪人看中,邀请她到北京发展。

非科班出身的她,远没有那么幸运,7个月无戏可拍,在鼓楼租一间二楼房间,没钱时两三天都只能吃泡面,然后4点起床去上形体课。

这段时间,她留下的最多的就是《花火》《爱格》的封面图。

终于,一年后,她成为了一名演员,被《踏雪寻梅》的导演翁子光看中。

在试镜《踏雪寻梅》时,春夏刚被另一部戏拒绝,于是她对导演说,“不用了,这部戏不适合我”。

就是这种棱角分明的性格,吸引了翁子光,让他眼前一亮。

这个野生系的女孩,终于冒出了头。

2016年,她拿到了“演员”的身份卡,变成了炙手可热的新星。

但还好,她没有变的疯狂,曾经那颠沛流离的生活让她保持敏感与清醒。

那一年,她拒绝了所有商业电影的剧本,选择沉静。

成名来的太快,但这不是她想要的。

回家之后,她把奖杯放在了床底下,好像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一直到现在,她的电影作品也并不多。

她说,我相信质量大过数量。

《踏雪寻梅》之后,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春夏在许鞍华的电影《明月几时有》中客串了一个伪名媛。

戏份不多但很惊艳。

之后,还在《刀背藏身》中担任女二,《刀背藏身》在蒙特利尔电影节上拿了奖,又入围了金马奖。

而让春夏真正再次回到大家视野,被热烈讨论,是在2017年的《奇葩说》中,她被邀请去当“女神”。

当期的辩题是:生活的暴击值得感激吗?

这个问题大概没有人比她更适合回答了,在最后的结辨时,她说了这样一段话,没有多么深刻的观点,却都是她的心里话。

就算回答“值得”会更加吸粉,但她还是说了“不值得”,因为伤害了她身边的人。

有着太多复杂过往的她,幸好骨子里还保持着那份纯真和真实。

比如在参加时尚活动时保持自己的个性,选择了大家都认为太过随意的套装。

但恰巧跟她出席了同一场活动的刘昊然,却对这样的春夏留下了深刻印象。

“别的女孩儿都穿礼服,她却穿了一身像真丝睡袍一样的衣服,头发烫了大卷,像20世纪七八十年代香港女人的泡面头,当时就觉得这个女生蛮酷的”。

又比如去年上海电影节抢票,她在错过了想看的《小偷家族》之后,还主动私信网友,问她能不能把票转让给她。

她对自己身份的定义是:拥有专业技能的普通人。

2018年,她参加了一档安静又温暖的综艺《奇遇人生》,变身“追风少女”。

她那不加修饰的双眼灵动又渴望,不施粉黛也无所谓造型。

有26岁的内敛,也有19岁的纯真,如春的安静,夏的放肆。


可能有人会说,她的过去不能遗忘,黑历史就是黑历史。

但是,谁又能说,她没有改变呢?

经历过生活动荡的她对来之不易的糖果一直格外珍惜。

这个像精灵一样的女孩子,愿你能保持自我,灿烂的活。

版权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综合整理,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由东莞康泰旅游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